分站站群源码

分站站群源码

  家里条件不错,不缺肉吃,这段时间老两口子在这,知道他们喜欢吃荤食,见天的有肉。

  两孩子没有节制,跟着一块吃,该让两孩子吃点清淡的了。

  等田野托着一筐刚采摘还带着水滴的蔬菜从空间里面出来,就听到外面停车的声音。

  结果碰上朱家老两口子过来,田野可就没有抽出时间在进过空间呢。

  好吧由于积攒的事情太多了,她干活忘了时间,过得就久了一点。田嘉志竟然都回来了。

  田野看看框里的菜,直接弄到后院的棚子里面去了。

  田野前阵子过得舒坦,白天孩子不在家,田嘉志不在家,经常到空间里面干活,所以时间上设置的有点快。

  田嘉志:“天气暖和了,等礼拜天咱们带孩子出去玩玩吧,或者看场电影什么的。”

  田野:“你能有空,要不是朱叔他们来了,最近你可都没有时间回家的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总会有时间的,也不能总是那么忙。”

  田野:“你跟老营长怎么回事。”

  平时田嘉志跟大刘营长走的近,偶尔经常碰到一块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。

  田野看着最近好像关系不太好,她完全是从季芳身上感受出来的,以前季芳虽然不太待见她,好歹见面点个头什么,就是劝田野工作没成功,那也不过是替田野可惜而已。

  冷淡了田野几天,也没到见到田野扭头不搭理的份上呢。

  自从田嘉志回来以后,偶尔同季芳碰上仅有的那么几面,季芳嫂子那都是掉头就走的,根本就不搭理田野了。

  想说这里面没事,都糊弄不过去。

  田嘉志:“也没什么,大刘营长那是真爷们,过几天就明白了,不是我还有别人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当兵的都这样。”

  田野心说,男人吗想明白了就不影响友情了。可女人这边不成呀。

  季芳那一脸都是自家抢了他们家产的样子。

  田野:“没事就成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上面可能考虑,我毕竟是新提上来的,什么都是摸索阶段,可能照顾我一点,老营长有本事,有能耐,到哪都能降服住这群捣乱小子。所以老营长去新地方了。”

  这是好听的说法,田野上次不小心听到过一些不一样的,田嘉志年轻,手底下有本事,脑子里面有东西,所以侧重点可能不太一样。

  老营长换了地方,虽然还是营长心里肯定不舒服。

  季芳在这方面那是个八面玲珑的人,田野都知道的事情,季芳肯定早就知道。

  所以田嘉志怎么说不重要,关键是外面怎么说怎么传。

  自家男人心里有数,田野也没有那么多心可操,季芳什么样随她吧,田野本来也不是同这位嫂子多相处的合得来。这个真的不强求的。

  就是见面这么一扭脸,颇为尴尬。

  不过田野自认自家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,不亏心,不会躲着谁的。

  田野中午去田达家里给朱小四挂电话,现在找朱小四更方便了,废品站这边都已经拉上电话线了。

  田野跟小姑子联系起来更方便,朱小四之所以舍得这么大手笔的按电话,也是觉得,挣钱不容易,总比都给嫂子送过去收鞋子积压起来的好。

  这不是一狠心就花大钱跟田蜜那边一块,给自己的废品站也按了个电话吗。

  听到田野电话里的意思。朱小四一张脸风云变色的:“他们竟然去部队,是不是跟我二哥过不去的,是不是给你们捣乱的,他们是不是觉得二哥走到今天容易呀,她们是不是就看不得人好呀,他们到底想怎么样。”

  田野攥着电话有点着急,怎么听着小姑子有点声嘶力竭,要崩溃的意思呀,她还没说什么呢。

  田野:“没有,没有,我跟你说这个就是想要告诉你,他们已经回去了,早晨坐上的车,估计下午就到省城那边了。你要是惦记他们,就过去看看。”

  朱小四好半天才开口,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:“嫂子,我二哥没事吧。”

  田野:“没事,你二哥给他们送到省城那边坐上车的。”

  朱小四:“恩。”好半天之后才开口:“嫂子我要是不过去,你是不是觉得我跟朱家人一样,跟我妈一样的凉薄呀。”

  田野:“我回去打电话问问小四,愿不愿意去,听她自己的。”

  田嘉志都不知道这样的爸妈会不会把妹子给拖进去,在回到那个被人主宰的命运身不由己的深潭:“算了,不用,真要是有什么,或者别人说什么,我给她扛着。”

  田野:“我是怕小四年纪小,想爸妈。”

  田嘉志显然不太想谈:“给他们打车票的时候,我妈就用鼻子哼了一声。”

  田野:“能,安全到家比什么都强。就怕不会中途换车,别把自己给走丢了,用不用给小四去个电话,让她带着他们倒车呀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他们来了那么久,一句都没有问过小四的事情,怎么那么狠心呀,不就是是传说中的那点帐吗,家里也不是没钱的时候了。”

  这个话题,估计只有朱家哥几个在一块的时候能够理解彼此了。

  小姑子能过顺心的日子也不容易,就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惦记着家里。

  田野:“好呀。送朱叔他们上车了吗。”

  田嘉志也拎着一网兜子的新鲜蔬菜进来的:“刚好看到这些,晚上给孩子吃点清淡的。”

  田嘉志扯个不太成功的笑容,这个还是算了吧,自家人可能都有点凉薄。

  看看田野,这话田嘉志憋在心里了,他就是在怎么不好,谁知道都无所谓,可就不愿意让田野知道,让田野这么看他,或者看她们兄妹。

  该收割的收割了,没时间折腾就先储藏起来,趁着有空把地重新种上。

  蔬菜该摘的摘了,时间重新设定,鸡圈收拾了,鸡蛋捡了,猪圈收拾好。

  将近一个礼拜呢,也不知道空间里面啥样了。

  趁着家里没人,田野关紧大门就去劳动了。

  最后看着硕大的肥猪,田野想着该宰了,不然就自己这身力气,屠宰起来都要费劲了。

  这里面可没处喊人给自己帮忙。

分站站群源码
7aq4sw4dybmgqkf3wtlyh8zxpq2w0ddtw1tlqgtb211uzrtxe9yc3e2abdzavvtl3hm5jq7qnzwe0lkibuieku8qvjnh9ftioqt76h7xcjeplr3cbll7k6rjo9tlexunddf48ftlhafybrzad9gkpybra0bnzblipfyoydn3yheu003j544bdtjw9ub60mqlqjy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