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距离站群二开版

零距离站群二开版

  长宝心说那还不是一样的吗,怎么就非得这么为难她呢。长宝还要再说呢。

  田野也不想要为难闺女,他们家长宝的脑子,为难她就是为难自己呢:“想要过去的话,就是去看小姨。”

  长顺在边上听着田嘉志同长宝说话,又学会了一招,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,自己可以做那最后一个开口的人,这样就不用非得惹一个人了呢。

  长宝愣是被亲妈给绕晕了,直接拉着田嘉志同长顺:“你们肯定是支持我的对不对。”

  狡猾的狐狸斗不过老猎手呀。何况他们家长宝同狡猾根本不沾边的呢。长顺那边一直都在努力吸取经验呢。

  长宝不想继续这个自己头痛的话题,直接提要求:“我想要同田阳他们一起玩玩,不想在去陪着爷爷奶奶吃酒了。”至于她妈说的事情,随便怎么样吧,反正自己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呢。

  田野:“你看你又没有抓住重点,现在你应该询问他们另外两个人,是不是同意我的观点,如果我们三个人一致同意的话,那么那就不要在想这件事情了,或者下次开口的时候,动动脑子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你也别生气,你看哈,咱们家长宝也就是在同长顺面前相比的时候,反应稍微慢了那么一下下,同其他的同龄孩子相比,咱们家长宝哪也不差的对不对,咱们总不能按着要求长顺的要求去要求长宝对吧。”

  田野欣然点头:“你说的非常有道理,我是很同意这个观点的。”

  田嘉志听到这里高兴了,自家媳妇肯定是理解自己的,一说就通透:“那是我媳妇多明白呀,以后咱们同长宝说清楚,长宝那是个懂事的孩子,会听明白的。咱们不能帮她做决定。”

  田野再次欣然点头:“我觉得这次我就太武断了,应该同长宝讲清楚的,作为爸爸,还是咱们家同长宝关系最亲近的人。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我去同大爷大妈说一声,两孩子下午就不陪着他们出门做客了。”

  说完人家田野招呼长宝一嗓子:“长宝你爸爸有话同你说。”

  然后人家很潇洒的撤退了呢。剩下田嘉志眨眨眼睛,好像自己把自己给坑了呢。

  长宝站在田嘉志身边,身上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呢:“爸你要同我说什么呀,我要去小姨家的呢。”

  田嘉志想要说那就快走吧,就看着媳妇手里拿着苹果,边上认真的瞧着这爷两呢。

  这时候自己退了,在媳妇面前实在是有点脸面上过不去呀。咬牙也得坚持,不能丢面的。

  田嘉志:“爸爸想要同你说呀,刚才的事情吧,你妈之所以不让你去田阳奶奶家,原因是因为呀……”

  田嘉志说了二分钟之后,长宝拧着眉头:“爸,我妈现在已经让我去了呀。”

  田嘉志眨眨眼,差点没有败给自己闺女的呢:“就是说为什么换个说法就可以去了呢……”

  这场谈话又持续了三分钟。然后长宝:“爸你到底要说什么呀。”事关权益的事情,人家长宝想不明白都可以放一放不想的呢,你说田嘉志同长宝说这些,人家都没有走脑子的呢。这个爹呀想多了呢。

  阅读网址:n.

  

  田嘉志:“这到底有多不稀罕出去吃酒席呀,长顺就算了,长宝那不是最喜欢出去做客的吗。”

  田野扫一眼田嘉志,两口子他竟然不如儿子,拆自己的台:“你别以为你刚才那样就算过去了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我倒也不是觉得你说的不对,我就是觉得吧,咱们这样武断的帮她做决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,至少咱们要同长宝讲清楚原因的吗,对不对,还有呀,田野呀,长宝脑子不喜欢转,可不等于孩子笨,我觉得你对咱们家长宝的态度有问题。”

  田野倒也不是非得不让孩子一起玩的,可就得把长宝这个说话的毛病改过来,怎么就非得田阳家的田阳家的了。

  田嘉志那边,好歹没有当面驳了闺女的面,可面对媳妇的时候就有点讪讪的,所以这个中立,老好人也不是好当的呢。

  长顺那边看着亲爸的模样,都再次动摇考虑了,下次自己到底怎么站位了,后开口真的就那么好吗。

  田野看着儿子又在出神,提醒说道:“不是说去找你小姑吗,快去吧,不然以后爷爷奶奶又要出门了。”

  长顺麻利的拎起来自己的包裹,迅速就出门了,还不忘记回头:“爸妈帮我同爷爷奶奶说一声,小宝太着急了,我走的有点匆忙。”

  索性长宝不是多纠结的孩子,能去就成呀,立刻爽快的答应了:“明天我就去小姨家里看娇娇。顺便同田阳一起玩。”这个可以有的。毕竟田阳只是那个顺便嘛。

  田野:“这样的话,你可以代表爸妈过去你小姨家里拜年。顺便看看娇娇。”

  人家田嘉志上来就为了闺女撑腰呢,这算是先下手为强呢,还是算倒打一耙呢。

  田野听着田嘉志那边滔滔不绝的为闺女争取权益,就三字:“继续呀。”

  长顺看看田野,在努力的吸取教训,以后要注意一些,再有类似于这样的陷阱,至少自己不能同长宝一样掉坑里呢。看着长宝殷切的眼神,在看看亲妈好似不当回事的表情。

  长顺就知道自己该站在哪一边了,果断的开口:“妈说得对,想不明白,就听明白人的。爸妈那么大的岁数了,见识的比咱们多,听爸妈的没错。家里人总不会让你吃亏的。听话。”

  田嘉志感叹,看吧,闺女就这么被媳妇给绕的,同意了田野的新说法呢。

  这场谈判,自家闺女首先就输掉了一半呢,另一半自己还在争取呢,你说还能有什么希望,大头都输掉了呢。

  长宝脸色不好看,这都两个人站在一边了,自己明显处于劣势,扭头看向田嘉志:“爸你也这么说吗。”

  田嘉志拉着闺女,内疚,心疼:“闺女呀,现在爸爸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,三个人,两个人观点一致,你看爸爸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对不对。”

零距离站群二开版
2u6gqdxgiajscyc79fs99pb87vunm6n6i2k881wlncy87qxjqqx0klcx4ai7tmry5g0y5pqgrkz3dmkyhnjpsrpzsemzs1ctr93jp37gs7ka14ru1i7uf5mfte3sy4lzjtwzwhqp67u7snr2oqhvvfcof4pp4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