蜘蛛池霸屏

蜘蛛池霸屏

  看到朱大娘的脸色,那都有反应了,你说朱大娘这面条吃的多苦大仇深吧。

  田嘉志就觉得这饭吃的如同嚼蜡。唯一进入角色的可能就是朱铁柱,对着长顺脸色挺好看的。

  亲妈,亲爸,不管因为什么,大老远的过来了,怎么也得吃一顿饭。田嘉志不想多看朱大娘那脸色一眼,一切都等吃过饭再说吧。

  结果脸色还没缓和开呢,田野就给她端上来一大碗白面条:“婶子,这是你要的面条。”

  长宝同学开始的时候,还叽叽喳喳两句呢,说说托儿所的事情。

  不过被朱大娘瞪了好几眼之后,就老实了。

  朱大娘没看两孩子,别说碰不得,就是碰得她也不想碰。看到一桌子的菜,心情好点。

  长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,委屈的扎在田嘉志的怀里:“我也不吃了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不吃,不吃,不吃就不吃,什么时候饿了,爸在给你做。”

  长顺也不吃饭,瞪着眼睛看着朱大娘跟较劲是的。

  朱大娘看着田嘉志那副样子冷哼:“养孩子那么娇惯管什么用,养出来也就这样。”

  田嘉志冷脸过来:“我家孩子就是这么娇惯着养的。我没享受过的都得给孩子,你对孩子啥样,孩子就对你啥样。”

  朱大娘恼了,怒瞪田嘉志,别以为她过来这边了,就是低头了:“我没养活你吗?”

  田嘉志:“养活了,没给饿死半路上,换粮食了。”

  白面条汤也就那样,朱大娘吧嗒就把筷子给扔下了。

  就没见过这么没事找事的,人家惯孩子碍你什么了。非得找存在感呀。

  长宝才好,哭的更厉害了。

  长顺一张小脸绷得跟田嘉志一样一样的。这可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跟亲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  田野有点发愁,家里现在三个甩脸色的。这气氛绝了。

  看看要闹事的朱大娘:“婶子,我三哥说要请您们二位吃个饭,不过不知道你们在家里做什么的,为什么过来,方不方便。”

  朱大娘刚要撒泼闹腾,就不信田嘉志丢得起这个人,立刻就被田野的这句话给拿住了:“我们能做什么的,种地的。”

  朱铁柱:“吃饭就算了,我们就过来看看孩子。”

  田野也没想要说这个事。朱大娘消停下来就成。

  朱大娘有气没发出去,气的嘴唇发抖,看着长顺:“怎么教孩子的,那是什么眼神,是不是看不起乡下来的人呀。我可是她奶。”

  田野:“这是长顺,我是他妈。婶子,”

  朱大娘立刻:“就是看不起乡下人吧。”

  田野:“我倒是看着长顺的眼神同婶子挺像的。”

  朱大娘被憋屈的一句话都没有了。对着孩子瞪,长顺就对着她瞪。

  最后朱大娘扭头进屋歇着去了。这算是败北了吗。

  田野揉揉儿子的脑袋:“较劲呢呀。淘气。”

  长顺认真的看着田野:“我跟她不像,一点都不像。”

  田野噗嗤就笑了:“本来也不像。”

  朱铁柱看着长顺,说的了一句话:“其实挺像的,你奶年轻时候就跟你这模样差不多。”

  田野仔细端详长顺,以后可得注意孩子的保养,不能让孩子长成朱大娘那副寡恩的面向。

  长顺看着朱铁柱认真的纠正:“不像。”

  朱铁柱看着长顺终于搭个他了,露出黄牙板,挤出来一个觉得和善的笑容:“像,没蒙你。”

  长顺从上托儿所之后,哭的次数田野都能数出来,愣是让朱铁柱这句话给说的,眼眶都红了,扎在田野怀里:“不像,不像,不会像的。我好看着呢。”

  田野一个没忍住噗嗤就笑场了,好吧,自家不吭不响的儿子,原来是外貌协会的,而且颇为自负。

  田嘉志心急火燎的抱着闺女过来了:“怎么了,又怎么了,你怎么带孩子的呀,怎么把长顺也给招哭了。”关键问题还是,儿子在哭,媳妇在笑。太过分了。

  她多闲呀,没事招哭孩子。

  田野原谅今天心情可能起伏有点大。

  朱铁柱反映过来了,婆娘现在的模样,在孙子眼里不好看,因为的话,吓哭了。

  这可真是,可真是没想到,竟然听懂了。

  朱铁柱想要吧嗒旱烟袋,看看长顺那边,再看看眼里除了闺女儿子没别人的老二,朱铁柱把旱烟袋又插回去腰上了。

  田嘉志:“你带着孩子先出去走走。”

  然后不放心的叮嘱田野:“好好哄,别横孩子。”

  田野还没说话呢。朱铁柱就开口了:“我陪着孩子出去走走。”

  阅读网址:m.

  长顺同学拒不合作的态度,让田嘉志有点暴躁。

  田嘉志心情可能稍微不太好,对着两孩子都耷拉脸色了:“还没吃饱呢,好好吃饭。”

  语气并不重,问题是这个亲爹从来没有对两孩子耷拉过脸色呀。

  赶快吃过这顿饭,有事说是吧。何苦这么互相为难呢。

  结果这一顿饭愣是没能吃好。长宝是不怎么会看脸色。可长顺在边上不干了。

  一眼一眼的瞪过来,还有个怪老头要吃了自己一样的盯着自己。放下筷子不吃了。

  田嘉志没胃口心思都在儿女身上呢,好言好语的哄着儿子:“怎么了,好好吃饭。”

  长顺扭头,这位看着好脾气,可田野知道,从来不是个好性的,可没有他们家傻闺女好哄。

  也不知道是不是逼着自己弄出来这个样子,田嘉志觉得讽刺。

  长宝同学向来没心没肺,让田野说闺女少根弦。

  长宝看亲爸的脸色还是懂的,扭头看看边上放下筷子的长顺,在看一样瞪眼过来的朱大娘,张开嘴巴,哇的就哭了。那阵仗轰隆隆的。

  田嘉志都被闺女给吓到了:“怎么了,怎么了,怎么就哭了。”

  朱大娘绷着一张脸:“从来不知道你还这么听话呢。”

  田野:“婶子跟我接触的不多,不了解我也是有的。”

  朱大娘那一张脸呀,当时就冰冻三里地。有大米饭谁吃面条呀。

  可问题是这面条还是她自己中午点的。你说田野成心的吧,人家按着你说的做的,你说他不是成心的吧,这么一桌子菜,谁信呀。肯定是故意这等着她呢。

  田嘉志冷冰冰的来了一句:“吃饭。”

  朱铁柱就发现了,今非昔比呀,儿子说话比他有威严了。

蜘蛛池霸屏
po4dsdu4iavvpog5ib2vuotrfseefkoolr83k5jr2vrvyanw6tmqvovwrjl16i5bn85zjc1y1cqub723ssuivm7mspgimugec2wontvn6e2jsb8jst4ueaksn0c4ns500njgfflxedeadjjp2kkyl6tmlutnvn8thgaaeb4s000fygc69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