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蜘蛛池破解

阿里蜘蛛池破解

  然后,顾圭璋还让秦筝筝安抚好顾轻舟,免得她多心,秦筝筝依言道是。

  “是啊。”顾轻舟放下了筷子,声音懦软道,“好多血,三小姐肯定很疼”

  秦筝筝顶着一脸的疲倦,一夜未睡。

  翌日清晨,晨曦熹微,顾轻舟就醒了。她坐在老式的花梨木梳妆台前,推开玻璃窗户,就可以看见庭院高大的梧桐树。

  “昨晚吓坏了吧?”秦筝筝安抚顾轻舟,这是顾圭璋的意思。

  顾圭璋昨晚发脾气了,骂老三老四不懂事,说是秦筝筝没有教好她们,吓坏了顾轻舟。

  顾轻舟美美睡了一觉。

  “粉色这套好看!”秦筝筝道。

  秦筝筝拿了两套洋装,一套是浅粉色直筒的,一套是天蓝色掐腰的。

  两套布料的质量都是中等偏下。

  浅粉色这套,穿在身上跟睡袍无疑,臃肿呆板;而天蓝色那套则显得顾轻舟很轻盈俏丽。

  秦筝筝不想顾轻舟好看,选了浅粉色的。

  顾轻舟微笑,顺从了秦筝筝的意思,穿了那套难堪的浅粉色。

  她穿上之后,两条辫子斜垂在脸侧,黑色映衬得肌肤赛雪,明媚如墨,样子老气却灵动,不算特别丑。

  “乡下丫头都是晒得黝黑,这丫头怎么养得白白嫩嫩,像豆腐做的?”秦筝筝腹诽,有点嫉妒。

  顾轻舟年纪轻,皮肤嫩得能掐出水,又有一双大而无辜的眼睛,特别招人疼,秦筝筝气结!

  秦筝筝多希望顾轻舟是个丑丫头,或者性格顽劣,那样好对付多了。

  到了九点,秦筝筝带着顾轻舟出门,去督军府。

  下车时,顾轻舟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浅粉色的丝带,在自己的腰上打了个精致的蝴蝶结。

  普通洋装看不出身段,这么束上半寸,平添了几分婀娜,给她年轻窈窕的身段增了几分婉约。

  秦筝筝一愣,立马要拽下来,冷脸道:“胡闹什么,这样不伦不类,丢顾家的脸!”

  自然不是怕丢脸,而是顾轻舟这么一束腰,洋装显出了她玲珑身段,精致得像个雪娃娃,很是可爱,秦筝筝怕司家真看上了她。

  真没想到,这乡下丫头居然懂得时髦的穿着,秦筝筝很意外。

  顾轻舟则斜眸打量她,慈母的面容已经装不下去了吗?

  “我喜欢这样。”顾轻舟软糯糯的,好似秦筝筝再说一句,她就要哭出来。

  秦筝筝不想顾轻舟哭,她一哭督军夫人可能会可怜她,退亲横生波折。

  “.随你吧!”秦筝筝堵心,上前去敲门。已经到了督军府,总不能在督军府的大门口教训孩子,秦筝筝只得忍了。

  她感觉自己被顾轻舟摆了一道。

  督军府坐落在城西,门口有哨楼,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守卫森严。

  缠枝大铁门很高,敲了半晌才有副官跑过来开门。

  顾轻舟顺利进入了督军府。

  她在大厅见到了督军夫人。

  督军夫人穿着棕色短身皮草,里面是月白色繁绣旗袍,玻璃袜包裹着纤细圆润的小腿,小巧的脸,肤若凝雪,岁月在她脸上没什么痕迹。

  “.你长得真像你姆妈。”督军夫人微愣,继而眼角湿热了。

  这是故人的女儿,督军夫人做出了慈悲的模样。

  “夫人。”顾轻舟脆生生叫她,声音纯净清脆。

  督军夫人颔首。

  秦筝筝在旁帮衬,说:“轻舟昨日才到,今天就来拜见夫人了,这孩子孝顺知礼!”

  “是啊。”督军夫人满意。

  说了几句,秦筝筝就把话题转到了退亲上。

  顾轻舟看了眼雍容华贵的督军夫人,轻声道:“夫人,我能和您私聊几句吗?”

  督军夫人和秦筝筝都一愣。

  “好,你跟我上楼。”督军夫人回神轻笑,答应了。

  秦筝筝吃惊,想要阻止。

  可督军夫人的眼神温柔却透出高高在上的威严,秦筝筝不敢失了分寸。

  顾轻舟跟着督军夫人,上了二楼。

  二楼的小客厅,一套真皮沙发,两张镂空雕花椅子,挂着一副印度挂毯,流苏浓郁,整个房间是巴洛克的奢华风格。

  督军夫人请顾轻舟坐。

  顾轻舟就坐到了督军夫人身边的沙发上。

  她小手纤薄白皙,似春笋般细嫩,双手叠交,随意放在膝盖上,仪态端庄又妩媚。

  督军夫人看得有点吃惊:这孩子不太像乡下来的,姿态这么优雅,竟像是世家小姐。

  “我不同意退亲。”顾轻舟声音轻柔,似林间的薄雾,旖旎而出。

  督军夫人没防备她是这样说话的,一时间微愣。

  “你不同意?”督军夫人轻愕,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?”

  这小姑娘不似初见时的羞赧,她澄澈的眼眸也带着几分温度,似有狡猾的光芒闪过。

  督军夫人冷了脸。

  这就有点给脸不要脸了!

  一个乡下小丫头,以为她自己是谁?

  督军夫人现在过问她,无非是督军那边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,难不成这小丫头真以为督军夫人是敬重她?

  可笑!

  退亲不退亲,轮得到她顾轻舟说话吗?

  整个岳城,甚至整个长江以南,谁不是挣破了脑袋要跟司家结亲?

  当年司督军还只是警备厅一个小督察,是顾轻舟的外祖父孙老先生帮衬了他,孙家对司家有点恩情。

  而且,督军夫人能给司督军做继室,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保媒的。

  那时候大家身份地位相当,督军夫人又跟顾轻舟的生母是闺蜜,就结下娃娃亲。

  哪里知道,十几年过去了,局势早已大改,督军以一个小警员的身份从军,做到了一方权贵,手握兵权。

  司家权势滔天,顾家无法望其项背,早已不是门当户对了。

  督军夫人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门亲事。

  顾轻舟配不上,太委屈少帅了!

  督军夫人想不认账的,可司督军认死理、重义气,非要她履行旧诺。

  督军夫人无法,只得给顾家使计,让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来督军府做客,然后使劲夸顾缃,给秦筝筝母女盼头,让他们误会督军夫人是喜欢顾缃,想让顾缃做少帅夫人的。

  这样,顾家会想方设法逼迫顾轻舟退亲,无需督军夫人亲自出手。

  顾轻舟一个无依无靠的乡下丫头,还不是任由继母摆布?

  督军夫人维持了她的雍容大度,在督军面前也有话搪塞,同时顺利解决了自己的肉中刺,一箭几雕,正得意着。

  一切都照督军夫人筹划的进行,除了顾轻舟!

  顾轻舟居然说不同意!

  她凭什么不同意?

  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?

  一个次长的女儿,还敢妄想督军府这样的豪门?

  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  督军夫人冷笑,笑得不可思议:好单纯可笑的孩子啊!

  “我当然知晓我跟谁说话。”顾轻舟面对突然变脸的督军夫人,神色依旧平和贞静,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变化。

  顾轻舟说:“抚养我的乳娘李妈身体不好,我打算过些日子把她接到城里,享享清福,乡下实在太苦。所以,我不回乡下了。

  我们家什么光景,夫人肯定知晓,若是没了督军府未来少夫人的名头,他们会吃了我不吐骨头,我可活不下去。您和少帅是我唯一的靠山啊!”

  “哈?”督军夫人无语到了极致,也愤怒到了极致,怒极反笑,“这么直言不讳想要攀高枝,你还真的一点脸皮也不要的!”

  “过奖啦。”顾轻舟淡笑,笑容纯净如出绽的荷,清纯甜美。

  督军夫人恨不能撕烂她的脸。

  自己一辈子跟狡猾的狐狸斗智斗勇,今天怎么好似输给了一只小白兔?

  真是阴沟里翻船。

  “.你有什么资格阻止退亲?”督军夫人面容抽搐,所有的雍容一败涂地,“我们凭什么做你的靠山?你知道碾死蚂蚁有多容易吗?”

  顾轻舟在督军夫人眼里,还不如蚂蚁!

  “碾死蚂蚁是容易,但是消灭证据可就不容易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  她起身,从自己的手袋里,掏出一个香囊。

  香囊是墨绿色杭稠,上面绣了很精致的折枝海棠,花瓣配色用心,层层叠叠次第盛绽,华美艳丽。

  打开香囊之后,顾轻舟取出一张泛黄的纸,递给了督军夫人。

  “您瞧瞧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  督军夫人不解,蹙眉不耐烦接过去。

  打开之后,督军夫人差点双腿发软,她震惊看着顾轻舟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  要不然,继母何必这么热心帮她退亲?

  不退亲的话,顾家就是督军府的亲戚,好处更多。

  无利不起早的父亲和继母,急迫把顾轻舟接来,自然不是为了顾轻舟。

  秦筝筝喜欢顾轻舟这种态度,道:“那是你三妹妹,别叫得这样客气啊。”

  话虽如此,秦筝筝还是很受用,她就是喜欢原配的女儿这般伏低做小。

  早餐简单的闲聊,秦筝筝吃完之后,就送了两套洋装上楼。

  今天,秦筝筝要带着顾轻舟去督军府,退了那门亲事。

  “这么迫不及待,是督军府的少帅看上了顾缃吗?”顾轻舟一边试衣,一边想着。

  还算她懂事!

  秦筝筝气极,她的女儿可是受了伤的,怎么吓坏了顾轻舟?可她不敢违逆丈夫,耐着性子听丈夫的教导。

  这个家里,老三老四太骄纵,而且未成年,只有老大顾缃美丽娴雅,可能攀得上司少帅。

  顾轻舟心里想着,面上不露半分。

  她唇角微翘,梳好了辫子下楼。

  佣人已准备了米粥、生煎馒头、花卷和鸡汤面。

  腊月的梧桐树落光了翠叶,虬枝光秃着,被晨曦的薄雾萦绕,似批了件轻纱罗裳,宛如婀娜旖旎的仙子。

  顾轻舟对镜理发,西洋镜子里的她,双颊红润细嫩,眼眸纯净湛清,十六年的年纪天真无邪,这是最好的伪装。

  还没有人起床,她是第一个。

  顾轻舟坐在餐桌,慢慢吃面,快要吃完了,她的继母秦筝筝就下楼了。

阿里蜘蛛池破解
o0uutmoiz369328ou5ujrgwjtd5i1a9cdchfjr7zj8ytsrd2p84ac1geqydtcs2na96eqt5ii1zs5pbplazc74399xejhq1xa3t0h5efn7gk6pa9r2h1w6hbql8nmtfleqla9mu0hu8ioc2vkwv9cqdb8l3f8uoyx5i34o8lpl8jx5le0dry5d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