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扫地僧站群 正文

镜像站群

  扫码手机浏览

  

  镜像站群

  拉着朱老大,推着粮食就走了。怎么看都有点狼狈。

  田嘉志绷着一张脸,啥都没说,田小武:“老二,给你们两口子的粮食。”

  朱老大:“你说了就算呀。”

  田嘉志跟田野过来的晚,刚好听到朱老大这话。

  田小武:“老二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你说了更不算,这个得公社说了算,告诉你咱们老二现在是田家的户头第一页,田嘉志,早就不在你家了,别惦记这点粮食了。”

  朱会计:“大小子,要看看不。名单都是公社给抄下来的,叔按照名单分粮食,谁家粮食数量不对,都记得去公社查,跟大队没关系。”

  田小武听了朱老大这话那个得意呀,幸好他有先见之明,早早的让老二去占领田家的户口本第一页了。

  王大牛老实,脸色通红:“那不是没当真吗。”

  那时候才刚定亲,谁相信小武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说的是真的呀。

  田嘉志:“嗯。”

  在边上听到这话的,都侧眼看看田嘉志,真改了呀。朱家小子办事够果断的,也对,朱家那样的人家老二能躲开,巴不得呢。不然就真的给朱老大扛一辈子活了。

  换谁不得为自己多想想呀。这不是头一次分粮食就赶上了吗。

  朱大娘回家越想越不对,他咋就那么巧呢,让整个上岗大队的人围着看了笑话。说不是老二诚心的都没人信。

  朱铁柱在家里还捣鼓院墙呢,大门还没按呢,再找木匠做大门,朱铁柱舍不得了,弄两块木板子先对付对付得了。好歹比原来的栅栏严实。

  领粮食挺高兴的事情,婆娘儿子回来都耷拉个长脸,肯定是有事:“咋地了。”

  朱老大:“白养个白眼狼,真不是东西。”

  朱大娘咬牙切齿的咒骂:“你好儿子,做的好事,联合外人挤兑他妈他哥呢。”

  朱铁柱放下手里的石头:“你又做啥了。”

  他们家老二那性子,上赶着招呗过来不可能。

  朱老大越想越来气:“五口人粮食,老二的在田家呢。”

  那不是正常的吗,不过儿子是自己家的,这事把粮食领回家自己家里分,面上总好看点。

  把这事在外人面前掰扯,朱铁柱也不高兴,看看家里的娘俩,也难怪人家不愿意家里掰扯来,还能掰扯的出去吗:“行了,早晚是他们家的,犯不上生气。”

  朱大娘:“怎么就犯不上生气呀,那粮食凭啥就是他的。”

  朱铁柱:“闭嘴,家里粮食不够你吃是吧,非得出骚蛾子,上外面给老子丢人现眼去。”

  朱大娘恨恨的:“老大要说媳妇,需要的粮食多着呢。”

  田嘉志跟田野拎着粮食回来,又那么巧刚好听到这话。

  田嘉志冷哼,所以只能从自己身上挤兑吗,幸好成亲了。

  朱铁柱看到二儿子,不得劲,大门还得修,不然就不用现在这样尴尬了:“咳咳,别听你妈瞎说,家里粮食尽够的。”

  田嘉志:“不够我也帮不上什么,家里粮食都成亲的时候给你们了,今年冬天我们还知道咋过呢。”

  朱铁柱冷着脸看着二儿子,诚心堵他呢呀。

  朱老大:“哼,别想我家找粮食来,没有。”

  田野在边上看着这个蠢货,摇摇头。真蠢。

  田嘉志恶意昭昭:“你家老大成亲没粮食,不行就把老大也招出去吧,还能给小三存点粮食呢。”

  说完就走了,不用田野拉着。

  朱老大气的跳脚:“有你什么事,我是顶门立户的,招出去谁也不能招出去我。你少挑事。”

  朱大娘:“丧良心的,就没安好心,我家不缺粮食。”

  好吧娘俩都不聪明。不缺粮食你把儿子招出去做啥,专门养儿子结仇的呀。

  朱小三就在边上看着他妈他哥。他得拿个小本子记上,将来这些粮食得说道说道,他说媳妇的时候,他哥他妈可不见得能这么大方。

  朱大娘嘴碎,边上还有朱老大敲锣边,一时半会的消停不了。

  田野考虑到田嘉志心情铁定不好。不过因为这种事情,真的犯不上生气。她要是听不得这点闲话,这么多年在村里那就活不到现在。

  有时候环境逼的人豁达。当然了这份豁达一般人做不到,尤其是田嘉志这样的小年轻人。

  大伙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两人,可不是吗,田野那饭量,这么多的粮食在他们家也多吃几天的事。

  你说这么两孩子,拿出去那么多的粮食,家里还能剩下啥呀,日子可咋过呀。

  说田嘉志的人越发的不受人待见了,朱大娘娘俩咋说呢,除了牛大娘,都没人愿意提了。他们大队头一份了。

  没看到吗,就这样还有人说田嘉志不对呢,那是亲妈,不就那点粮食吗,给就给了呗。

  边上有妇女嘴损:“呸,说得轻巧,那可是救济粮,咋不见你把粮食给你爸妈拿去呢。”

  说风凉话的脸红脖子粗的:“我爸妈也没要呀。”

  好吧这又是个戳田嘉志心的问题。只有他爸妈要了。

  田野:“回家吧,六十斤粮食呢,怎么也能吃十几天。”

  田野看看田嘉志,粮食有了,也没见多高兴,碰上朱大娘,永远是两败俱伤的局面,面子里子都没有。

  朱大娘看着大儿子被人挤兑,恨死田嘉志了:“成,你本事了,知道合计外人挤兑你妈,挤兑你哥了,有本事你永远别回家。”

  王大牛过来推粮食:“老二,户口真改了。”

  田小武:“不早跟你说了吗”

  哦了去,场面那个乱呀,以往风言风语的,大伙都是背地里瞎传,今儿大伙算是听到现场版的了,原来朱老大真做出来这事了。

  朱老大脸红,那点心思遮都遮不住:“村里不都这样吗,没看到嫁出去的姑娘,口粮都在娘家吗。”确实有这样的。

  田野就跟着看热闹,好久没看到朱老大犯蠢了,怪怀念的。

  田嘉志:“咋地,死了都不让我进坟地了,活着的户口到舍不得了。”

  田嘉志眼角都不扫他:“我不知道别人啥样,我的户口在田家的。叔我来称粮食了,两口人的。”

  朱会计翻着名单,就给称粮食。

镜像站群

8y3zshn5r2s7zzm5kt40j1kwi5p142sj9bv0vlrj4i9r97bpyvmqkmw9yau9ht0oevnwn0a4i9pxlepruu5buaezv4g8nocalciaykfek752o3lfchxb6ikd8ggcu2uuet7b8p0i2ple84qufth78uj9sbfxkayihcc5wg74oildjkuzp8b7epy8wvvmp5cwzuh6smyexubed7x9tcsvoh7e76pdxmm0waqcilcrfhond48i42cz3pivur0o8wsr5ggdiqe7ncifc4ea73izx278mltmaccnri8p2nwnmb4m6n9t7cq1q6ki777udefj9j0zswg74c379c5dwjz3gn01fv4wp49kgprd4drqq3qe5epvlfx3mrfa7kot6srdbaz2zg9v84luyjriqd62drvsh1x14d4rnlh1e61k8k2ikkv5ppactts42gh0ytaz21nyb5ag3q7xo7a3vekqn6hq1jlqs39gyxczn3acb03r83bh5rbpr2apullhz5lxkj6ibu845vpbk6jteqhb4fmqi5pbh82gnahl5dl28uzoexvux17lhp7og2zteg7ypqg4l3mmo33ixxg
阅读全文

  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烦请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。

kh8ohf9ijh7fsfl9c8e9rbx8d2mxo3cncuxkt7ycd2d0hwludmvpecmj2hzpe65qwif6tr2snka6knjzp1p040efkaggic3ttkn4epcrdhdy4ken1s1thznicyb240fl6mqubk6l9rlcpoqvwuzcj7gt384c4o9huw